如果重来,《啥是佩琦》可能被会“毙掉”

11-25已围观评论

  广告导演出身的张大鹏为自己执导的首部剧情长片《小猪佩奇过大年》,制作了一部不足陆分钟的短片《啥是佩奇》。一夜的时间,短片刷爆朋友圈。很快,原本这部很垂直的春节档电影的宣传物料,已突破圈层,变成大众性话题。

  迅速爆红的同时,这部宣传片也开始面对各种各样的质疑。有人说“细节经不起推敲”,也有人提出“夸大了城乡鸿沟”,在对这些质疑作出解答的同时制片方也表示,这部宣传片的重点更在于“爱”。

  同时,制片方也表示,对于电影的宣传也有了新的认识,“走心的东西,永远是会被感动的”。

  宣传片火了我们也很“懵”

  “其实是希望电影火的,但没有想到,宣传片先火了,实际上我也是懵的。”坐在 面前的张大鹏在接受 采访时这么说。不光是他,包括片方、宣发方也始料未及,“懵”,是一个高频词。

  短片讲述了一个充满温情的春节故事。片中,过年了,居住在大山中的爷爷李玉宝想送孙子一份新年礼物,却苦于不知孙子最爱的佩奇是啥,于是开启了一段广寻佩奇的历程。最终历尽周折,送到孙子面前的是一个鼓风机版的硬核佩奇。

  壹玖捌肆年出生的张大鹏,是北京电影学院贰零零叁级美术系出身,梳理他过往广告片可以看到,不乏家庭、春节题材的作品,如《父亲的黑暗料理》《家的迁徙》《老张的团圆年》等。“我结婚比较早,有十年了,对家庭的感触可能比较深。”谈及此,张大鹏笑着说自己也没刻意梳理过往创作题材的脉络。

  在接受南方日报 采访时,张大鹏表示拍摄该片仅用时两天,是贺岁电影《小猪佩奇过大年》摄制组原班人马拍摄制作,拍摄地在河北张家口怀来县。

  张大鹏说:“之前在这里拍过广告片,当时,我在当地看到有不少留守的老汉,就想这些老人过年怎么跟家人团聚?春节儿女会不会有回不来的情况?而且他们有的人也不用智能手机,如果过年,孙子问他们要佩奇,他们可能真的不知道啥是佩奇。”

  片中的留守爷爷关于啥是佩奇的认知隔阂倒映出无数父母的缩影。制片人鲁岩说,在乡村的留守老人,可能大部分时间就是平淡无奇的生活着,没办法 的外部信息,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和家人团聚,这是导演创作短片的灵感 。“它承载了我们电影本体的灵魂,即对家人的关心。”

  我们的重点在于爱

  佩奇俨然成为了一个跨文化 的符号。但鲁岩更愿意从佩奇这个人物形象本体来谈。在鲁岩看来,佩奇的形象和角色设定,以及家人之间的相处日常,其实打穿了各个地域和年龄层,这也是佩奇 如此广泛的原因。

  “我们电影的目标受众一直是希望有孩子的家庭,孩子、父母、爷爷奶奶、姥姥姥爷全家一起去观看。”鲁岩说,这次 热度这么高,有点超出他们的意料。其实是想用一个可爱的方式来提醒一下大家,多关注一下自己的家人。

  就如 里面爷爷想尽办法,做了一个自己理解的佩奇。“这样的长辈虽然信息闭塞,和孩子喜爱的东西有代沟,但是他们非常努力的想融入孩子的世界,我们想用这种方式提醒一下大人,多关注你的孩子和老人,这是电影的核心,以及内容 的点。”

  与“爆款”相随的,还有一些质疑。有网友说,片中有个别小细节经不起推敲,比如同村有一个大爷用起了智能手机,但是李爷爷用的是信号非常不好的老式手机。

  张大鹏回应说,这与李玉宝的人物设定有关,“这位爷爷就是比较固执、勤俭节约的性格吧,他觉得互联网与他没有什么关系,能打电话就好了。有的大爷与时俱进,网络很好了,可以在那玩手机干什么都行,也有的大爷很古板,你看他的性格本身就很轴,他是符合这个人物的。”

  也有人 称,短片夸大了城乡鸿沟,“在中国,这样的与世隔绝的乡村并不具备普遍性”。张大鹏认为,带着偏见才会联想到这个问题,城乡差别一定是有的,但要相对来看,“不能去认为乡村就不好,乡村存在生活不便,但更简单,城市也不一定就更好,有复杂、嘈杂、拥挤的东西。”

  他强调并没有刻意强调城乡差距,“内核是一样的,甭管是留守的老人,还是外出打工的青年,我有时也会忽略我的父母,离得很近,但很长时间不去看他们。”

  阿里影业副总裁李捷则表示:“导演拍这个片子的时候,没有想把这个村子写得很艰苦,引发人们对这个村子关注,我们的重心不在这。我们的重点在于爱。”

  《啥是佩奇》曾差点夭折

  同样,不少人也提出担忧。被短片打动,又有多少人会因为短片而走进影院观看大电影,而又如何避免宣发和内容的错位?要知道,就在半个多月前,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就是因这样的错位导致口碑和票房断崖式下跌。

  李捷坦言,这也是《啥是佩奇》爆红后他们紧急开会聚焦的议题。李捷一再强调,《啥是佩奇》并非电影预告片,片方没有想过用它拉高排片、拉高票房,“导演在合适的时间做了合适的事,也刚好碰到观众在春节来临之前的情绪,仅此而已。”

  “我们是拍给孩子看的比较低幼的电影,当然宣传片做完以后,也许看这部电影的也许不是一家三口,而是五口,甚至七口。我觉得电影定位很重要,片子给谁看?讲什么故事?我们想得很清楚。”李捷言语间透露着自信和淡然。

  事实上,《啥是佩奇》是一部差点夭折的短片。昨日下午接受 采访前,李捷在朋友圈发了一条长文,题目是《差点毙掉“啥是佩奇”宣传片的人是我》。

  李捷说,倘若复盘,它被毙掉的可能性仍在捌零%以上。李捷始终没有透露短片的拍摄成本有多少,但强调“它确实是个很大的投资,任何一个片方和动画片的投资人不太敢做这件事”。

  回想起来,李捷对这件事有了很大的体会,他举网友的一句留言来说,“走心的东西,永远是会被感动的”。“很多影片的物料很多,但让大家购票的意味很明显,那你会觉得乏味。因为走心,是很难设计的。”

  专家解读

  为啥《啥是佩奇》能这么火?

  “这个宣传片我也看了,它能火也是在几个方面都符合了 学的规律。”暨南大学新闻与 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汤景泰向 表示,首先,宣传片《啥是佩奇》在情感上打动人,让人们产生情感共鸣。临近过年,片子讲的也是合家团圆、亲情等主题,很符合现在的情感环境。在这个节点,跟观众们讲此类话题,在情感上就占了 优势。

  同时,宣传片用了一个诙谐的手法,把城乡和代际的差异和现在一些人面临的这方面的尴尬,相对质朴的呈现了出来,引发了人们的深深的感慨。

  其次,宣传片是短 ,增加了 的效率。汤景泰表示,现在短 、微 等正处在风口,很容易 ,“我相信人们都是从手机端看到或是转发这个宣传片的。”同时,汤景泰说,故事叙事比较紧凑, 的节奏感也比较强,都增加了收看和 的可能性。

  “最后,就是宣传片佩奇这个符号本身就自带流量。”汤景泰说,一方面小猪佩奇是确实是一个多年龄层的现象级流量,无论是在儿童还是成人之间,小猪佩奇都很火。去年“小猪佩奇身上纹,掌声送给社会人”这句话,让小猪佩奇在成年人之间火速 。

  另一方面,汤景泰说,各类名人对这个话题的讨论,例如演员刘佩琦因为重名,也调侃回应“我才是‘佩琦’本‘琦’”等,也增加了这个话题的后续 和发酵。同时,小猪佩奇的鼻子像鼓风机在网络上就是一个比较流行的“梗”,这个宣传片,特意用鼓风机做出了一个“钢铁佩奇”,对这个“梗”做出了回应,把符号活化,成功引爆舆论。

  【 】刘长欣 李业珅

  【摄影】王诗堃

  【 拍摄、 】王诗堃

  【 】谢苗枫

  【校对】冯志坚

  【 】 刘长欣;李业珅;王诗堃

  【 】 传媒集团南方+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搜索

关注我

图文推荐